电大首页 | 回到首页  | 学习专题 | 素质教育 | 工会宣传 | 计划生育 | 教工风采 | 为您服务 | 关心下一代

新 闻 搜 索
 
 
论子君的悲剧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杨玲 发布时间:2004-12-11 阅读:5698

                       论 子 君 的 悲 剧
 
                          淮北职业技术学院    杨  玲
 
关键词     子君    悲剧     原因

内容提要     本文通过对子君人生悲剧形成的主客观原因分析,揭示了封建势力,封建礼教对"五四"时期觉醒青年的戕害。子君对爱情的盲目追求,使其个性由无畏转变成懦弱,说明了觉醒青年灵魂的缺陷。

    《伤逝》是鲁迅唯一的以青年的恋爱和婚姻为题材的短篇小说。它描写了一对青年涓生和子君的恋爱婚姻悲剧。他们在个性解放恋爱自由的信条下,冲出封建势力和舆论的压力,唾弃封建道德,大胆叛逆封建礼教,实践了他们婚姻自主的主张,幸福的结合了,但一年后,他们又分离了,子君悒郁而死,涓生痛悔不已,造成子君悲剧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通过对作品分析,大概有以下原因:
一、客观原因
   1、社会原因。自由恋爱和婚姻自主是不能见容于那个封建势力占统治地位的旧社会的,在那个不平等的社会,封建势力、封建礼教和传统的偏见是扼杀子君婚姻的重要原因之一。
      子君与涓生幸福的结合后,由于小东西告密,局长对涓生下的一纸免职令,给他们的小家庭带来了失业的威逼和经济的压迫,虽然涓生竭力挣扎,想摆脱困境,路虽多,可他走不进去;翅子能扇动,但仍没有他翱翔的天空。"小广告"如石沉大海,小品文登出了,只收到五角钱的书券;五万言的译文没有下落;一切请托和书信都一无反响。他们竭力节省所剩无几的钱,蜷伏在寒气袭人的冷屋中,忍受着饥饿的威胁。最后到了无法生活下去的境地。这都是这个不平等的社会造成的,这也是涓生和子君离异的一个直接的原因。
        子君回家后,受到的是封建家长制的父亲严厉的管教和旁人赛过冰霜的冷眼的精神折磨。虽然在当时的中国已经过了辛亥革命,"五四"运动,但古老的封建基石还牢固地埋藏在中国的土地上;特别是在农村,那还是几千年来封建家族制度的一统天下,女儿要反叛封建家庭,自由的走出来,简直是奇耻大辱,更何况子君又是被自己的夫君抛弃后又回到这个封建家庭,对于尊奉传统礼教的家族来说,更是无法接受的。虽然子君是知识女性,也曾反叛过,但她毕竟是在封建家庭的教养下成长起来的,多年来的礼教熏陶,古老传统的重压,都毫无疑问的要在精神上留下历史的负担。虽然子君也在学校读过好几年书,但那时的所谓"振兴女学"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在鲁迅所写的《高老夫子》中可看到"贤良女学校"的情况,那"坚壁清野主义","或寡妇主义"的教育仍在摧残着青年一代。办学者们如万瑶圃(《高老夫子》中的人物)所说;他们"振兴女学不过是防微杜渐的意思。"因此,他们用"多年来练出来的眼光"来监督学生,"见一封信疑心是情书了;闻一声笑,以为是怀春;只要男人来访,就是情夫;为什么上公园呢,总该是赴密约……"。(《坟·寡夫主义》)。这样的学校不过仍然是另一种形式的封建家庭。因此,从学校、家庭乃至整个社会都淹没在封建礼教、传统偏见之中。对于子君这个爱情至上的青年来说,一旦失去了爱情,就失去了一切理想和希望,也失去了反抗精神,回到那个无助无爱的封建家庭,已无力抵抗来自社会、家庭的,常人无法忍受的压力。很快就被封建社会的势力、封建家庭的礼教,传统偏见所吞噬。
      2、涓生的怯懦,自私的"为我主义"和卑微不的个人奋斗,加速了子君希望的破灭。
        子君曾在涓生的鼓动下,在打倒家庭专制、打破旧习惯,争取恋爱婚姻自由中进行了无畏的战斗:"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而且子君爱的是一个寄居在会馆破屋里的小公务员,她开始并没有奢侈享乐的欲求,也不羡慕权豪显要。他看重的是涓生的"新思想",涓生对她"纯真热烈的爱"。然而,个性解放,婚姻自由的虚幻信条不只编织了子君的美满生活的梦幻,其实它首先是缚住了涓生的理想之脚,使他陷身在个人生活的小天地里,他启发子君:"爱情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那么是不是按照涓生的愿望,在这个小家庭里子君不必操劳的太辛苦,不爱油鸡,不养阿随,陪他一起读书,一同散步和谈天,总之要高雅一些,安闲一些,他们理想的爱就会时时有"更新、生长、创造"的新内容吗?其实,这仍是个人主义的小天地,是涓生对他个人幸福的扩大和需要,即使完全实现了,它也是一只新笼子。即建立在没有社会地位,经济保障的小资产阶级意识的生活方式中的爱情是不会长久的,因为他没有从精神上,灵魂上去更新旧的观念。他们的悲剧结局已说明了这一点:涓生对于失业的打击是早已预料到的,但他在此之前并没有把"要在新的开阔的天空中翱翔"的理想去启示子君,热情地鼓励她,支持她和自己携手同行,把这个深爱他的少女引导到更宽广的生活道路上去。而当打击到来时,反而去责怪没有思想准备的子君,一时分担忧患的感情是怯弱的表现,其实,掩盖在这倨傲的空虚里的,更怯弱的便是他自己。
         建立了没有几个月的"满怀希望的小家庭",却成了涓生最大的负担,子君也成了他心目中只知道"捶着"他衣角的累赘。这给子君的心灵已沉重的打击,子君为爱牺牲了一切,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相反,还受到涓生的轻蔑和冷遇。自私、浮躁的个人主义思想情绪蒙住了涓生的眼睛,他看不到悲剧的根源,反而把全部的责任推给了子君的"勇气失掉",从而得出结论:"人的生活第一着是求生,向着求生的道路是必须携手同行,或者奋身孤往的了,倘使只知道捶着一个人的衣角,那便是虽战士也难于战斗,只得一同灭亡。"我觉得新的希望就只在于我们的分离"。
为什么过去的子君就是他生活中的光明,今天的子君就成了他这个"战士"的累赘?漂亮的词藻是掩盖不了内心的卑怯的,在最艰难的时刻,那可爱而善良的子君不一直忍着生活和精神上的折磨,守护着那个冰冷的家吗?为什么向着求生的路,她就不能携手同行呢?所谓"新的希望只在于我们的分离",不过是在精神上抛弃她而又要包裹上"真实"的借口。
         离异的结局,本是涓生预料到了的--"我也突然想到她的死"但是为了甩掉"捶着他衣脚"的累赘,轻装前进,她终于向子君残酷地宣布了他所谓的"真实","我已经不爱你了"。其后又堂而皇然地讲述了他的主张:"这于你倒好得多,因为你更可以毫无挂念的做事……"。"新的开辟,新的生活的再造,为的是免得一同灭亡"。由此可见,子君"娜拉式的果决"换来的不过是一个理想破灭的新牢笼和精神上的寂寞,凄伤以及最后的被遗弃!爱与不爱,难道就是一句话就可以解除的吗?深深爱着涓生的子君,能够听了这话就可以毫无挂念的做事么?"涓生的自私,为我主义思想正如胡适在《易卜生主义》一文中所指出的:"要使你有时觉得天下只有关于我的事最重要,其余的都算不得什么……,有的时候,我觉得全世界都象海上撞沉了的船,最要紧的还是救出自己。"涓生所表现的思想是这种个人主义的极致的"为我主义"。当爱的小舟遇到社会的黑风恶浪时,涓生想的就是救出自己。涓生"为我主义"中所谓的"真实"是子君走向死亡的催化剂。涓生把爱情的结束和两人的分离看成是他和子君新的人生道路的开辟,这是多么可悲的错误,是一个多么可怜而卑怯的"真实"!这不是一般的个人悲剧,而是一出由于社会压力,经济威逼和个人奋斗所必然形成的社会悲剧。这正如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里所说的:"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涓生正是经历着从爱情和梦幻中清醒过来又无路可走的深沉的痛苦和悲哀。他原以为"新的希望在于我们的分离",结果子君走了,生路仍然没有找到,"真实换来的是空虚的存在",分离的直接结果是子君在冷酷和严威中悲惨的死去,走进了"连墓碑也没有的坟墓。"
二、主观原因
    1、子君受旧思想、旧道德的影响。把自己的小家庭作为"人生的全盘要义"。
        在最初反抗家庭专制的斗争中,子君表现出非凡的勇敢和坚决,她喊出"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但子君从肤浅的意义上接受个性解放思想,她的奋斗目标只是婚姻自主,反对封建势力对自己婚姻的干涉、束缚,在婚姻自主的目标实现后,她就心安理得地做着捶着涓生衣角生活的家庭主妇,从此安于平庸的生活,把操持家务作为人生的全部内容,而没有新的理想和追求。这样她的生活和思想必然流于空虚、庸俗、思想狭隘、性格也变得怯懦起来。"已忘记了人生的全盘要义"。她以喂油鸡养阿随来填补空虚,甚至为油鸡与官太太明争暗斗。这种生活必然使爱情渐渐褪色,不仅涓生对子君逐渐冷漠,子君对涓生也没有先前的"善于体贴"了。她因为怕官太太嗤笑、奚落,就把轻易不吃的羊肉喂给阿随,使得涓生感到自己在家庭里的位置在阿随和油鸡之间。她为失去油鸡、阿随而颓唐,凄苦和无聊,并因此和涓生的感情产生了裂痕。
       2、个性解放和恋爱至上主义者的个人主义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固有的弱点。
        子君最初的反封建精神,只不过是建立在资产阶级的个性解放,个性自由的个人思想的基础上,因而是软弱的,不堪一击的,他们的启蒙老师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泰戈尔,易卜生、雪菜;他们反抗的动力是为了争取自身的幸福;他们奋斗目标只是建立一个"满怀希望的小小家庭"。她害怕爱情消失和破裂,又"开始了往事的温习和新的考验",希望抓住这根维持爱情的稻草,把爱情的裂缝补上,靠虚伪的温存来填补爱情的空虚。
         对于子君来说,爱情就是她借以维持生命的一切。为了爱牺牲了一切,失去了爱的温暖,就使她陷入了绝境,当她听到涓生的这句话"我已经不爱你了"时,爱情的生命线被掐断了。这个以恋爱至上的青年女性彻底绝望了。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一文中指出:"娜拉在个性觉醒后离家出走到社会上去,但如果没有经济权,没有经济制度的改革,很可能只有两条路:回来或是堕落"。子君选择了"回来",回到曾经毅然走出的封建专制家庭中去。先前无畏的子君承受不了残忍的威严和冷眼中的屈辱,只能在她所向往而破灭的理想中死亡。
        子君的悲剧说明了"五四"前后,小资产阶级出身的知识青年,都热衷于个性解放的信条,醉心于所谓的自由恋爱,以和一切封建道德相对抗作为是自己的勇敢叛逆的反封建目标,但他们对残酷的社会压力缺乏深刻的认识,也缺乏斗争的经验,以致不少有为的青年为了盲目的爱做出了无谓的牺牲。鲁迅在《关于妇女解放》一文里,就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阐述了妇女解放的思想,他指出:"必须地位同等之后,才能有真正的女人和男人,才会消失了叹息和痛苦,在真的解放之前,是战斗……我只以为应该不自苟安于目前暂时的位置,而不断的为解放思想,经济等而战斗,解放了社会也就解放了自己。但自然,单为了现存的唯妇女所独有的桎梏而战斗,也还是必要的。"解放了社会就解放了自己",这是涓生特别是子君所未能找到的求生的新路。这也正是悲剧产生的最根本的原因。
 
注:
① 万瑶圃:鲁迅作品《高老夫子》中的人物。

② 《寡妇主义》:引自黄政安编《新编鲁迅杂文集》(上)第176页,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1995年6月1日第1版。

③ 胡适的《易卜生主义》,引自程致中著《寻找精神家园o思想者鲁迅论》第154页。学院出版社出版,2000年7月北京第1版。

④ 《娜拉走后怎样》:引自黄政安编《新编鲁迅杂文集》(上)第76页,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1995年6月1日第1版。

⑤ 鲁迅《坟o娜拉走后怎样》:引自四川省鲁迅研究会编著的《鲁迅作品手册》第143页。四川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1986年9月第1版。

⑥ 《关于妇女解放》:引自何乃言编《鲁迅随想录o呐喊人生》第186页。花城出版社出版。1992年2月第1版。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淮北电大杨玲 管理维护